从除夕夜至大年初七

2021-04-04 05:43

江西政协委员陈坚指出,禁限放不能简单靠一纸公文,监管工作还要由社区与公安等部门共同落实。“可以建立群众举报制度,彻底杜绝私销、私运、私储和任意在城区内燃放烟花爆竹的现象,对于违规者给予严肃处理。”

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“禁放令”在一些城市出现,不少老百姓以不理解、不支持、照放不误等态度应对,并因偷放增加了事故。一位法律人士表示:“制止燃放鞭炮,还没有哪一部法规执行起来这样令人尴尬。”

“过去从除夕夜到第二天上午,整个县城响声震天,纸屑满地、硝烟漫天,让人受不了。”江西赣州安远居民肖乐告诉记者,今年的“禁放令”获得身边不少人支持,希望有实效,过个清新春节。

专家表示,禁放、限放的实施需要社会合力,一方面政府管理部门要加大监管力度,另一方面也需要全民的环保意识,才能真正消除燃放鞭炮的纠结,欢度美好新年。

陈坚说,尽快制定和出台新的烟花爆竹管理条例,明确管理主体和责任,克服烟花爆竹管理制度上存在的公安、消防、安监、城管、工商多头共管,又多头失管的不力无序状态。

为迎合市民要求,全国大批城市禁放、限放法令取消或改为“限放”,北京执行了十多年的“禁放令”也改为限放,法规终为习俗让步。2005年,在全国106个出台过相关措施的城市中,仅广州、深圳还一直保持着禁放的规定。

据了解,不少烟花爆竹生产企业开始转向环保型烟花爆竹的研发和生产。江西省李渡烟花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侯忠平说,目前公司环保型烟花爆竹的比重达到七八成,今后比重还将继续上升。

2015年初,长春市政府开展“禁放”工作市民建议征集活动,要求禁放的建议占总数的86%。2月9日,烟台市十六届人大四次会议上,由16名代表通过调研联合提交的《关于在市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议案》被正式列为人大议案。

“小年”已过,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。一方面担忧雾霾、噪声扰城,已有近700城市禁放、限放鞭炮;另一方面也有不少民众渴望过年放鞭炮图热闹的呼声。这两者背后引发多少纠结?禁放、限放举措如何确保落实?

记者调查发现,禁放、限放在城市不断扩大的同时,也正获得百姓更多的点赞。环保安全过春节,有节制燃放烟花爆竹成人们“新共识”,环保型烟花渐受欢迎。

激烈争议的背后,是全民文化习惯和新常态的博弈。专家指出,过年放鞭炮,既是小事,又是考验政府执政能力的大事——放鞭炮不应被简单全面禁止,但要合理引导,重点是加强大城市燃放鞭炮的管理。

据公安部治安管理局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我国实行烟花爆竹禁放的城市有138个,其中省会城市5个,地级市30个,县级市103个;出台限放政策的城市536个,其中直辖市4个、省会城市19个、地级市111个、县级市402个。

燃放烟花爆竹是中国的传统年俗。逢年过节不打“炮仗”、赏烟花,似乎“年味”都淡了不少。

对燃放鞭炮,民众观点存在交锋。禁放、限放政策的出台也几经波折。

“让传统文化年俗主动适应新常态是必然要求。”民俗专家、吉林省民俗学会理事长施立学表示,对烟花爆竹进行改良,提高环保程度,或者能找到代替烟花爆竹的节庆形式,是比禁放更好的办法。希望有更积极的措施,引导催生适合当代社会的“新民俗”。

北京市民张先生说,尽管北京市规定限时限地燃放烟花爆竹。但前几年非规定时间家门口还是能听到一些鞭炮声,也没人来管理。“点多、面广,放了就走,怎么来管理?”

近来,烟花爆竹“禁放令”“限放令”再次出现在中央和各地的政府文件中。今年2月3日,环保部要求各地做好春节期间烟花爆竹禁限放工作。2月4日,江西省环保厅等5部门联合下发通知,要求江西省各地根据实际情况,明确烟花爆竹禁限放时间,划定禁限放区域。

然而,近年来严重雾霾困扰着多地。据环保部统计,2014年元宵节期间,受不利气象条件及烟花爆竹燃放的影响,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和中西部部分地区出现空气重污染。元宵节当天,33个城市发生了重度及以上污染。

但也有民俗专家担忧,节庆文化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由于发展过快,民族年俗文化在逐步丢失,这时候禁放限放鞭炮,是釜底抽薪。

资料图片:2月6日,在合肥市瑶海区大兴镇伏龙社区,志愿者给孩子们讲解燃放烟花爆竹的危险性。

安全问题也屡屡挑战公众神经。央视新址曾因燃放烟花爆竹发生火灾。仅据南昌市相关统计,2014年春节期间,从除夕夜至大年初七,南昌市有2000余人被烟花爆竹炸伤入院治疗,其中头面部烧伤重症患者多达200余人,急诊手术260余台。